全民彩票”等互联网彩票App隐秘存活术

  一碗面要80元,出租车漫天要价,安检排队太长差点误机…你在机场是否遇到过这样的问题?“首届金跑道奖·国内机场口碑评选”正在进行!【点击投票】为机场打分,你说了算!

  在接二连三的禁令下,互联网彩票仍然变换形式存在着。业内人士指出,在强大的市场需求面前,一味地“堵”和“禁”将面临着非常大的监管压力

  “现在都是互联网时代了,买个彩票还得自己跑站点,这是进步还是倒退?”看到网售彩票禁令的消息后,彩民张默(化名)在网上吐槽道。

  8月21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等12个部委联合发布公告(2018年第105号文)(以下简称“公告”),为迄今已经实施3年的互联网彩票销售禁令再次加码。公告重申,坚决禁止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严查企业或个人违法违规网络售彩等行为。

  事实上,在过去数年间,互联网彩票一直处于处于“冰火”胶着的局面,有过蓬勃发展的时期,但存在的诸多风险也使得监管接踵而至。业内人士认为,这次禁令和2018年世界杯期间互联网彩票卷土重来息息相关,而在一次又一次的监管重压下,互联网彩票的未来难言顺利。

  记者了解到,此次财政部等12部委联合发布的公告,除了重申未经许可,不能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公告还明确了监管部门的不同职责:对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或以彩票名义开展违法违规网络经营活动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有关部门和单位要责令改正,网信部门根据有关部门的研判需求清理网上的违法违规信息;对拒不改正或情节严重的,由电信主管部门依法实施关闭网站、列入黑名单等处理措施等。

  艾媒分析师陈晓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此次财政部等12部委的举动,说明国家高度重视涉彩票业务,将其放到重点监管的地位。一些部门,如文化和旅游部、网信办、中央文明办是第一次加入互联网彩票的监管,有利于让治理覆盖之前的监管盲区,引导行业健康发展。

  资料显示,2001年,作为中国互联网彩票销售领域的开创者,“500彩票网”在深圳成立,并且在全国开通。4年后,互联网彩票开始崛起式发展,全国销量连年翻倍增长。

  不过,“好景不长”。2007年11月,财政部等三部门首次联合叫停互联网彩票销售;2008年1月,财政部再次下发通知一律禁止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两个月后体彩中心、福彩中心完成整顿,重启此项业务;此后财政部、民政部等多部门又多次发文,要求对互联网彩票进行自查自纠。

  陈晓婷认为,互联网彩票被禁止的原因在于,我国互联网彩票发展早期,行业门槛低,企业资质不良、鱼龙混杂,利用监管漏洞进行诈骗,跑路事件频发,互联彩票用户利益得不到保障。其次,彩票本身具有很强的博弈性,在互联网上会将彩票本身引发的负面影响无限放大,不利于社会稳定。

  中国彩票行业沙龙创始人苏国京分析,互联网彩票一直被禁止的原因是涉及利益分配、监管漏洞、防沉迷、反洗钱、彩票社会责任等各类风险问题。“比如,未成年人可能用自己父母的卡或者身份注册,进行相应过度购彩交易;还有人在网络支付方面会遇到安全风险,甚至会有人利用彩票进行洗钱等,这里面需要面临和应对的社会问题、技术问题,道德层面的问题很多”。

  8月24日,法治周末记者以“彩票”“福利彩票”为关键词在苹果手机App Store上进行搜索,发现平台目前还剩余十款左右与彩票相关的可供下载的应用。记者下载后登录发现,大多数应用的售彩、充值功能都已经关闭,提供的仅是咨询推荐、开奖结果等服务。不过,“全民彩票”“彩宝彩票”“全民娱乐”等个别App上仍然有诸多热门彩种可供用户投注,还推出了一系列充值赠送的活动。

  以“全民彩票”App为例,该App下载时名称为“全民彩票”,打开App进入后,页面显示其名为“彩99”,首页有大量彩种可供投注,如分分时时彩、幸运28、北京PK拾等。

  记者以用户身份向该App客服咨询购买彩票事宜,客服介绍:“目前,彩种都可以投注;全民彩票是彩99开发的软件;彩99平台是注册于菲律宾manila的合法网上平台,从2009年开始营业至今已经拥有九年的服务经验,公正公平的服务且保有广大会员的信誉与青睐。”

  值得注意的是,8月27日,记者再在苹果商店里搜索“全民彩票”App时,已经找到不到这款App。不过,原先已经下载过的用户,依然可以在自己手机上继续使用。

  对于“全民彩票”App下架一事,客服表示,新用户可以在彩99网站扫描二维码下载,或者是在苹果商店搜索“C99号数据集中管理中心”。记者搜索“C99号数据集中管理中心”App下载后发现,该App与“全民彩票”App内容一模一样,只是App名称换了。

  8月27日,记者分别联系“全民彩票”“彩宝彩票”“全民娱乐”这三家App客服,发送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对于彩99境外注册、下架后仍可以使用、更换名字的做法,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首先,不论彩99平台是否真的是在境外注册,只要是在中国运营就要符合中国的法律规定,遵守属地管理。互联网售彩的形式就是通过App或者网站售彩,还有以平台为中介,为线下彩票店接单,平台本身不参与售彩的彩票O2O,也就是屡次被提及的变相互联网售彩,都是被禁止的。

  “其次,对于下架后老用户仍可以使用的问题,为杜绝治理漏洞,工信部应该对此有所作为,在技术上解决违法违规App下架后仍可以继续使用的问题。另外,对于App更换名字躲避监管的做法,手机应用商店应加强平台App的审核,同时,用户也可以对问题App进行投诉。”朱巍表示。

  作为一个非资深彩民,张默认为,去线下投注站购买彩票的应该都是资深彩民,非资深彩民不会愿意专门去线下投注站买彩票的,互联网对彩票有很强的带动作用,网售的道路彻底封堵的话,对彩票行业将会有巨大影响。

  资料显示,据财政部公布的消息,今年上半年,全国共销售彩票2452亿元,较2017年同期增加19.6%。而这,都还是在互联网禁售的背景下取得的成绩。根据央视公布的数字,上届世界杯国内共有1万亿元资金流入海外博彩公司。

  面对越来越高的解禁呼声和越来越猖獗的境外私彩,有观点认为,简单一味地“堵”和“禁”,不是长远的办法。

  陈晓婷也认为,互联网彩票的存在是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如果只是一味地去禁止,长远下去会滋生地下博彩的兴起、资金外流等问题。不过,重启需要充分的条件,需要国家合理有效的监管、社会征信系统的完善、互联网彩票平台技术提升、互联网彩民的充分的风险意识教育。在满足这些条件下,互联网彩票行业才有长期发展的可能。

  不过,苏国京认为,彩票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博彩形式,国家发行彩票的初衷是为了弥补发展社会福利和公益事业的资金短缺。彩票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不是以销量为王,还是要突出彩票的公益性宗旨,淡化博彩色彩,注重防沉迷和过度购彩。

  记者注意到,面对这种线上售彩被禁、线下又不够方便的情况,彩票行业的公司们也都在积极探索。如“500彩票网”则打造了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模式。据悉,今年6月,“500彩票网”在商超、便利店、酒吧、大厦写字楼等场景投放线下销售终端,其最新版App新增了辅助投注功能,要求用户用手机选号下单生成二维码,再到终端机完成扫码、支付后才能取得纸质彩票。

  易观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李子川认为,在纯线上政策还不明朗时,开辟“新渠道”布局线下离消费者购彩最近的场景,“500彩票网”此次新零售的尝试,对行业发展有着重要的启示作用。在国家大力监管的情况下,线上线下融合的模式可能会是现阶段行业发展的重要趋势。